清华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)

2017, v.32;No.152(04) 111-123+193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 | 过刊浏览 | 高级检索

从国家向市民社会的复归——黑格尔哲学视野下的《论犹太人问题》
Return to Civil Society from the State——A Hegelian Analysis of On the Jewish Question

陈浩;

摘要(Abstract):

早期马克思继承了黑格尔关于市民社会和国家二分、特殊性和普遍性对举的分析框架,认为市民社会代表了人的特殊性——利己性和孤立性,而国家体现了人的普遍性——类存在和共同性存在。鉴于早期马克思的立场是批判特殊性而褒扬普遍性,在市民社会与国家之间,他理应选择国家而放弃市民社会。可是,马克思选择了市民社会而放弃了国家。要想解释马克思这种看似不合常理的选择,需要留意马克思关于"普遍性只有以特殊性为中介才能实现自身"的论点。根据这一论点,国家中的人是抽象的、虚构的公民,缺乏能够发展出现实普遍性的特殊性因素,国家因而只能表现出抽象的、虚构的普遍性;与国家不同,市民社会中的人(市民)虽然是消极特殊性的体现,即利己性的、孤立性的存在,但同时亦是积极特殊性的体现,即直接的、感性的存在,具备开出真正普遍性的潜能。因此,正是由于看到市民社会暗含了国家所缺乏的,但对发展真正的普遍性又极为关键的积极特殊性,早期马克思才从国家转向了市民社会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早期马克思;;论犹太人问题;;特殊性;;普遍性;;市民社会;;国家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教育部委托、清华大学自主科研项目“黑格尔的自由理论研究”(20151080425),“文本学视域中的历史唯物主义生成逻辑研究”(20165080084);;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“超越私人:马克思的公人思想及其规范性意义探究”(14CZX004)

作者(Author): 陈浩;

Email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